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焦点
  • 环球时报整版报道 太湖龙之梦“老童”玩转中式乐园
  • 2019.05.06
     近日,环球时报采访了太湖龙之梦乐园创始人童锦泉,用整版报道,深度讲述老童如何打造了一个中国人自己的乐园,以下是报道全文:
 

      对上海澳门英皇董事长童锦泉的采访从早上7点开始,是我从业以来最早的一回。这位65岁的精神矍铄、行动敏捷老人是太湖龙之梦乐园背后的掌舵人,自称“老童”,行为举止却和“老”这个字沾不上边。听随行的工作人员介绍,早上6点多起床,7点开始工作,是老童“一万天如一日”的生活铁律。采访这天,老童和长兴东方梅园董事长吴晓红约好了要去看看梅花。从龙之梦乐园到东方梅园车程不到一个小时,正适合养精蓄锐,老童却没片刻工夫闲下来,拿着手机又听汇报又下指令,干脆利落地处理了几项工作,这一切,都是为了即将在今年6月以后陆续开业的太湖龙之梦乐园做准备。
 

      最近几个月,老童一直驻扎在太湖边上。他常坐的商务车上总是备着一根竹杖,每天一大早就拄着手杖上工地巡视,一天走两万多步再正常不过。耗资巨大、规模相当于4个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的太湖龙之梦乐园,就在这日复一日的两万步中逐渐成型。
 

      浙江湖州长兴县太湖南岸的龙之梦乐园项目,在旅游业界堪称“巨无霸”:建筑面积约450万平方米,共有2.8万个酒店客房,约7万个床位的接待能力;除酒店群外,这里还要集古镇、动物世界、海洋世界、欢乐世界、嬉水世界、马戏城、盆景园湿地公园、养老公寓等业态于一体。按照每平方米建筑5000元的成本价估算,龙之梦乐园项目总投资达到200多亿元,由童锦泉一手投建。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竟然是老童首次进军旅游业。
 

      上海澳门英皇并不见得为人所熟知,但其缔造的龙之梦品牌在上海可谓家喻户晓。创建于1992年的澳门英皇一直专注购物中心、酒店等商业地产开发,做旅游、造乐园,是已到退休年龄的老童新的野心。在老童的生命里,这样的冒险或许没有旁人想象中惊心动魄。

      事实上,在超过50多年的创业生涯中,这已经是他的第4度跨界。最早的一次发生在1969年,彼时14岁的童锦泉做了一年半的篾匠,净赚50元,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拿着这笔钱,童锦泉买来了一箱蜜蜂,做起了追花逐蜜的养蜂人,7年内积累起5万元的初始资本,迎来下一次转身——投身轻工业,制造体育用品。

 

 

      “我是1980年开始办厂的,1983年跟一个乡镇企业代表团去了香港。第一次看到香港的繁华景象,我真是羡慕。”老童至今想起来仍历历在目,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大开眼界之余,他还惦记着采购当时在市场上更受认可的外国品牌护膝,当晚就花了很长的时间研究其产品技术,思考如何提高中国制造护膝的品质;又在乡镇干部的建议下争取来香港合作方的支持,成立了合资公司,其制造的各类运动产品和健身器材一时间供不应求。
 

      童锦泉用了13年将南通鑫健体育用品公司经营成为该细分品类排名前3的企业,却在这时将自己职业生涯的下一步棋布局在了陌生的房地产业。这一步,他从江苏启东跨越到了上海。90年代初的地产新人童锦泉,资历不深,眼光却老辣,投建上海核心地段的房地产项目或迎合新区开发,或迎合旧城改造,公司财报连年盈利,“龙之梦”系列商业地产的开发建设也应运而生,一路高歌猛进,逐渐成为英皇地产项目的主旋律。
 

      老童并不将成功归因于自己的聪明和才干,在他看来,自己的屡次转型都是站在了时代的风口上。“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饿着肚子开始的,过去生活必需品严重匮乏,你生产什么就有人要什么。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的成熟、乡镇企业的崛起和市场经济的到来,市场的需求在改变,我就要改变。”

 

 

      老童至今还记得自己15岁那年独自拉家具去启东的艰难,在那个年代,哪怕旧的木制品,没有批准运输也是违法的,哪怕旧家具,都不允许运输。创业多年,老童见证着时代的变革,靠着本能敏锐地把握住机遇,紧跟需求量力而行,如今从商业地产转向旅游业,同样是追随着中国供给侧改革的潮流。“当下旅游市场距离满足老百姓的需求还有空缺,但中国人还没有找到究竟何为旅游,生产者还没有找到足够的经验和方法去思考和组织旅游这个大课题。”

 

 

      龙之梦乐园方受托管理及投资管理的空间达到23.48平方公里,老童下的这盘大棋,目的就是直击消费者的大需求。很难想象如此规模的项目,大到选址规划,小到花木设计,诸多有理有据的策划竟然都是老童的主意。50年来,老童的生活里几乎没有休假的概念,作为游客的个人经验更是稀有,能在一张白纸上妙笔生花,主要得益于互联网。“互联网上有图片,有游客的开心。它能告诉你今天的游客在哪里,喜欢什么,愿意花多少钱,用什么方式花钱。”网络像一个大型的资料库,老童要做的就是将网络上大量的信息师为己用。

      他看到各地的特色古建筑总能吸引游客接踵而至,于是便有了龙之梦太湖古镇门口的福建土楼、镇内的三庙一塔;他看到西塘酒吧街的红火,便有了将酒吧街搬入太湖古镇的初步设想;他在项目中规划了要造一个动物园,但从未涉足这一业态的老童要熟悉动物的习性和引进、管理方式,同样要依靠网络上的资料。种种业态从概念到落地,不仅要动眼动脑,腿脚也要跑得勤。在规划设计阶段,老童没少往西塘、横店等成熟景区去,做足了实地考察和市场调研。

 

      就着这片山水,老童规划了宴会会议中心、文化演艺中心、养老、游乐中心和太湖药师文化园总共5个片区,我们入住的龙之梦钻石酒店位于宴会会议中心片区的入口,是龙之梦乐园7家星级酒店中进度最快的一家。整个乐园里,道路两旁坡地上用来固土的植物、太湖古镇牌匾的题字、野生动物的选购、演艺节目服装道具的甄选,无一不经老童之手。在日复一日用脚步丈量整个乐园的过程中,老童和自己较劲了无数次——场馆入口处原先设计的台阶要拿掉,动物世界的制高点需要再增加一个瀑布景观……但事事力求亲力亲为的老童并非不舍得“放权”。50后的老童所率领的团队,成员大多是80后、90后,年纪轻轻,个个都被磨练得能独当一面。
 

      这批年轻团队里年龄最大的是整个乐园建设工程的总负责人,今年33岁;钻石酒店自助餐厅里的椅子是95年的小姑娘负责采买的;动物世界计划引进野生动物约400余种,数目超过3万,负责采购引进的小伙子此前从未有过相关经验,只因为英语能力出色,被老童指派独挑大梁,先后在南非、南美、东南亚等地考察选购,真正实现“从入门到精通”。事必躬亲却又用人不疑,两种矛盾的特性在老童身上奇异地共生。
 

 

      在老童看来,乡村旅游是供给和需求贴合最紧密的旅游形态:如今在“两山论”的指导下,乡村旅游发展如火如荼,但示范性的乡村旅游仍然无法解决大人群的问题。“学习欧美的旅游产品无可非议。但中国人口基数和密度跟欧美不一样,通过大交通、大景区、大统筹来满足大需求量的安排,这是我们国家需要的。”

 

      龙之梦乐园落地湖州长兴,从自然资源上看,南太湖与图影湿地水域贯通,70米深的蔚蓝矿湖则赋予了这片宝地另一种灵气,被老童重新命名为“圆梦潭”,游客可以在这里进行精神与身体、自然的对话;从地理位置上看,这里是长三角的几何中心,交通通达,距离上海、杭州和苏州等地都只需一两个小时的车程,非常符合打造旅游目的地城市的要求;龙之梦乐园还和100多个区县的客运站签订了合作协议,开通直达园区的长途客运车,带来游客的同时让客运公司代理门票,达成一笔双赢的买卖。老童对这块宝地的期许是一年3000万的客流量,与业界标杆上海迪士尼1100万的首年客流量相比,这个数字可以说是相当大胆了。毕竟仅仅是“面朝太湖、三面环山、腹拥湿地”还不足以支撑起如此庞大的客流量,老童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以宿为主、以宿养游、以宿养文”的龙之梦模型。
 

      “宿”是龙之梦乐园的核心,也是老童的拿手戏。早在2015年第二次去看现场时,老童就提出了要盖1万间房间的酒店,但经过两个多月的现场调查,他发现1万间房无法实现商业大数据模型——靠扩大规模降低平均成本,最大化共享经济的效益;产业彼此支撑,产生足够的共享红利。“酒店就是‘守株待兔’的产业。种树要想清楚兔子、阳光、草地和天敌分别在哪里,怎样才能让兔子动起来。”为了让“兔子”自己送上门来,老童配置了动物世界、海洋世界、太湖古镇等一系列游乐项目,将人们对旅游的各种喜好组合起来,“诸如故宫、长城、张家界,这些中国最美好的景点就是‘树’。‘树’造好了,兔子自然会来的。”
 

      造乐园是为了优化资源配置,做酒店是为了赚钱——关于做旅游,老童总能用商业逻辑进行理性解释。他从不打情怀牌,却并不代表他没有情怀。老童的情怀,不止是让游客在乐园中最大限度地获得幸福感,更在于民族家国。正如乐园入口处醒目的标语“民族强盛龙之梦”,这个品牌名蕴含了童锦泉对于国家、民族和个人实现梦想的美好期待。时光倒退回本世纪之初,在境外考察的童锦泉见识了外企强大的实力,豪情顿生,一手创办了寓意中国人互助自强实现中国兴旺强盛的品牌——龙之梦。
 

      正如当时的上海龙之梦购物中心内绝大多数商品都是中国人自己的品牌,今天的太湖龙之梦乐园同样有一颗中国心——设计师请的是中国团队,商铺招租招的是中国品牌,外籍演员呈现的“梦幻钻石”秀是老童在看了国内外3场知名演艺秀后自己导演的,梅园里盛放着东方韵味的梅花象征的中国人的坚韧品格。在东方梅园考察时,老童不止一次地表达了对梅园主人吴大师数十年如一日钻研梅花的欣赏,两个年龄加起来140岁的有心人一拍即合,如今已成为亲密的合作伙伴,筹谋在龙之梦乐园里建一座古森林博物馆。“都说龙之梦乐园是老童一个人、一个企业搞的。其实哪里是呢?这是千千万万中国人一起努力来的。”
 

      老童坦言,两三年前,项目还未具雏形,身边的人几乎没有一个看好。面对庞大的项目,大小事务千头万绪,想不明白时,他一度恐惧到在雷雨夜里伸不直腿。到了今天,迪士尼的设备、技术,中国人都能做到了,老童对龙之梦乐园乃至国内主题乐园的未来都充满信心,但也并不回避国内主题乐园在造IP、讲故事上的不足。就龙之梦乐园而言,其传播的并非某一个动漫形象,而是作为整体的中国故事。“我相信随着中国企业前赴后继,讲故事的能力会慢慢产生。到3000万客流量来临的那一天,我相信我们中国人会为自己而骄傲。